白咕咕

这里是兰亭。

暂主楚留香茅舍槿篱x荷塘月夜区拟文。

茅舍x荷塘 十二

cp:茅舍槿篱x荷塘月夜

不知是不是茅舍起了错觉,自从昨夜同荷塘谈过之后,他也就不哭着要爹爹了,反而黏起他来了?

不过茅舍细想便也就释然了。荷塘到底还小,没了爹爹在眼前,自然就将喜欢转移到了眼前人身上。

可是……

茅舍低眸看着矮了不止一节的荷塘,抱着他的腿缠着他要买糖葫芦。

“买买买,只是你这样我怎么带你去买?”茅舍轻笑,将荷塘高举起来,抱在怀里。

“怎么不去找你卧石阿姨了?我记得,你可是觉得她最有钱了。”再不济也去找野渡横舟阿。

“茅舍叔叔也可以给荷塘买糖葫芦,荷塘就不去找卧石姨姨了!”荷塘揪着茅舍的头发,颇有不买不撒手的架势。

“先说好,你把我的头发撒开。我给你买糖葫芦,想买什么都可以。”茅舍(#201)微笑的看着他。

荷塘顺从的撒开茅舍的头发,双手抱着茅舍的脖子。

“冲鸭!去买糖葫芦!”

攻击我方鸭子,小小年纪冲什么冲。

茅舍想了想,去了他们经常买糖葫芦的那个老伯那里。

“伯伯,这整个都给我吧。”茅舍意外的看到了野渡横舟。顺便打了个招呼。

“不是吧,锦鲤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野渡横舟吐槽道。明明以前一串糖葫芦都不要的。

“啊呸,我什么时候都这么有钱!”于是茅舍把荷塘放下来,找了找钱——。

“野渡,借我一百万,回家还你。”茅舍悄悄的凑过去,勾着野渡横舟的脖子小声道。

“不借,不借。我看你怎么收场。”野渡横舟好整以暇道。

“好的,那明日我就让卧石漱雪把你和……”

“借!你怎么疯起来连自己都伤害??难道你早就……”

“一个字,滚。”茅舍顺到了野渡的钱袋,放在老伯手里。

抱起荷塘顺便让野渡横舟扛起了糖葫芦串。

——

荷塘:其实荷塘想买你的心!(#209)

少云 依然如题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想不开,要入佛门做个佛家弟子。一生断情绝爱,没有相伴的人。

不管是谁提起这些,我都能仰着笑脸道一句“幼时家道中落。”

到底这已经是往事,提不起我任何情绪了。偏生还是有人在我面前提故人,口中冠冕堂皇说道,往事已随风去,故人为何还不能忘怀。

少林弟子以慈悲为怀,但亦有降魔手段!

秉着这个想法,便笑着把提的过分的施主痛打一顿,只是打完了还要跟人家说不要告诉她。

今天又想起她了。

她是医者,救死扶伤。当时我还是一个初入江湖,勉强能打过江湖小虾米的小和尚。腿短,修为低,只能靠着可爱化缘为生。

连环坞的风声太大,人又太狠毒,我斗他们不过,被打在地上爬不起来,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是她扬手将我救起,梦动千湖不再泛着白光,打在身上不觉疼痛,那一身蓝裳夺了我的目光。

“你这小和尚,不好好待在庙宇里,学你的大秃驴师兄们出来行侠仗义,小心可别把自己作没了!”她笑嘻嘻的拉着我去把剩下的小喽啰们击败,看着她一个人便击败了武维扬与林清辉,而我只能拍手叫好。

“小和尚莫不是犯了色戒,被少林寺赶出来了?”她笑意盈盈的蹲下身来,揉了揉我的头。

“才…才不是。我同天澜师父说过了,我要出来历练!”我瘪了瘪嘴,有些不满道。

“噗嗤,你这般便舍得放出来历练,也不怕损失了一名小和尚?”她突然把我抱起来,搂在怀里好不亲密。

“放开我!施主…施主莫要如此,少林弟子……”

“虽然慈悲为怀,但亦有降魔手段?我说你啊,你们和尚到头来就知道一句,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们云梦回去成亲呀?还有,你这样对救命恩人不太好吧。”

我有些为难,虽然女施主是救了我,但也不能如此无理呀。听她说你们和尚,想来是遇见师兄们了。我没有太在意。

“云梦的姑娘们不是非常温柔可亲的吗……”我小声道。

“嗯?那不是我们愈梦派的弟子吗?你可要记住了,我是忘心派大师姐!”她意气风发道。

后来嘛……我就名不正言不顺的成为了“忘心派大师姐”的小徒弟。

但是她身为云梦,我身为佛教弟子,她能教我什么呀?我又没有和湛海师叔学过医术,不过这只云梦好像也不是要救人的。

虽然成了她的徒弟……但好像每天要干的事情也没有很惊险刺激。每次的连环坞一探。薛衣人的试炼,张洁洁的“我死我生”,都有她陪在我身边,每一次都是她在游走找着击败的机会。

我嘛……被名正言顺的告诉修为太低,只能在圈外看着我的好师父“秀操作”。

连一点碰boss的机会都不给我!

这历练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只是打完我却能分一杯羹罢了。

后来我就慢慢长大了,从她一个人为了抗下所有伤痛,成了我为她所向披靡。

从小和尚变成了大和尚,并没有什么差别。她依然每天带着我上蹿下跳,不是大明监狱就是武当金顶。

直到后来她带我去看了华山的雪。

我侧头看她,她已经没有我高了。她脸上藏不住表情,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

我想着她怎么了,她突然说道——

“看,下雪了。可惜谁也不会再回来了。这里的雪……比那处温柔太多了。”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直觉告诉我她现在非常的伤心,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表现出来。

我只能沉默以待,把自己的肩膀借给她。

后来雪域又传来了妖怪的传闻,专门吃人,闹的六大门派不得安宁。

她身为忘心派的大师姐,自然要和愈梦派的大师姐去一探究竟。

为什么是又……是因为上一次传来这种事情的时候,我同大师兄一起去过了,当然还有她。

只是这一次……

“此次极为危险,你便留在少林掌管大局罢。”天澜大师道。

“徒儿,这一次你可不要跟着师父一起去,如果你去了,为师就和你断绝关系,听到没有??”她也是这样说。

为什么?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任何人了,凭什么不让我去?

最终我还是在她的无理取闹刁蛮任性冷酷无情胡搅蛮缠断绝关系的攻势下答应了不会背着她去雪域。

我想着不就是雪域吗,这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不让我去的。

反正师父这么强大,也不会怎样。

还有……等她回来了,我想还俗。

我……想皈依她。

绝境雪域竟然真的这样恐怖,六大门派的首席弟子……都没能够回来。

其中……还包括她。

雪域的麻烦清除了,只是愈梦的师姐虽然被她和师兄保护的很好,却被一点红针对,死死的困住,生生死在了他们面前。

明明说过会回来的啊……

明明我还打算还俗同她结为连理的。

可是……她没有回来。就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只是拿到了她的师妹递来的玉佩,说是师姐特地吩咐了她若是没有回来,就把这个送给我。

……我不想要玉佩,我只想要你回来。

再次睁开眼睛,身边又是一句——

“和尚,你有师父阿?你师父呢?真是个不称职的师父!这样吧,你改拜我为师吧?”

茅舍x荷塘 十一

cp:茅舍槿篱x荷塘月夜 区拟人。

我终于更新了。

“骗人。”茅舍戏谑道。

荷塘错愕的看着茅舍,不知他何出此言。

“你方才也是说,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保护着的。”茅舍顿了顿。

“而今你却说会一直陪着我,是何居心啊?”

荷塘憋了憋,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半晌才道一句“我不会骗叔叔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叔叔会骗你?”茅舍打趣道。

“不…不是这样的。”荷塘急忙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实在组织不了语言去跟茅舍说明。急红了脸,被茅舍看在眼中当真是十分有趣。

“那到底是怎样的呢?”茅舍弯着眸子笑道。

荷塘语塞,憋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去告诉茅舍,干脆不说话气呼呼的抱着茅舍。

茅舍顿时深夜大笑,好在隔得远,并不扰民。

“好啦,叔叔不逗你了。”

茅舍拍了拍他的背。

“我知道,我知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说的话绝对不会食言,是不是?”

荷塘点点头。“嗯!不会食言的,倘若食言就让荷塘一辈子没钱好了!”

茅舍但笑不语。

没钱使……总比没命来的好啊。

“好啊。那就让叔叔拭目以待吧。”

夜深人静,该歇息了。

今天的越鸽鸽更文了吗?(。•̀ᴗ-)✧@满城风絮(我就是换了个头像 

回来更。欠债不还天经地义。

茅舍x荷塘 (十)

cp:茅舍槿篱x荷塘月夜

荷塘沉默了一会,揪紧茅舍的衣领小声道。“骗人。”

茅舍微愣,有些不解的看着荷塘。正常的孩子这般说都会心生欢喜的。

“爹爹说,没有人会一辈子陪着、保护着的。茅舍叔叔在骗人,在骗荷塘。”

茅舍哭笑不得,他爹爹教的好啊,事实确实如此。只不过,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教成这样,是福是祸?

“你爹爹说的很对,但也不能代表茅舍叔叔就是在骗你。毕竟,我不是你爹爹,不是吗?”茅舍顿了顿。“说不定,我便真的养你一辈子了。”

“那茅舍叔叔跟我拉勾,就不许再反悔了。爹爹说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许下的承诺就不能食言。”荷塘认真道。

“拉勾。但是嘛……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茅舍戏谑道。“指不定是你硬要离开山外云,去别的地方走走,像我的几个弟子一样呢?那可是你要离开我的。”

“那茅舍叔叔为什么不离开山外云去找她们呢?”荷塘疑惑道。

茅舍一手支起身来,一手竖起食指凑近荷塘的唇,笑而不语。

果然天真无邪最是痛快,这般的话也能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跳脱如卧石漱雪,一样没有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与其说是不去,倒不如说是不能。

安排在这儿,就是这儿。再者,山外云美景如画,人多友善。在这儿无忧无虑,比什么都强。

再说这些个弟子……。

她们可是网易的“贵客”。

就算与他亲近,客是客,终归还是要走的。

山外云这般好,又何必要离开呢。

只是荷塘月夜年纪尚小,只是被茅舍的笑迷了眼,却看不懂他眼中的落寞与无奈。

“不出去就不出去,荷塘一直陪着茅舍叔叔就好了。”

少云 如题。

cp:少林x云梦。
小和尚x大云梦,谁怂谁?!

小和尚第一次见到那位提灯少女,轻踏莲步含笑走来,是在禅医寮湛海大师父那里。

素来听闻云梦都是善良的妙手医仙,一出手便药到病除。

素来听闻云梦都是温柔似水,言笑晏晏的好姑娘。

小和尚坐在椅子上,拼命抬头偷偷瞧着那位少女。

心里头想着,果然像传言那样,真的好好看。

那名少女同身边的和尚点了点头,那和尚便去做事了。

一如往常的,云梦提灯在禅医寮逛逛,便该回微澜居报告清荷师姐了。只是……

今日好像有所不同。

云梦笑意盈盈的请走过去。蹲下身子与那小和尚平视。

“你好哇,小朋友。”

云梦常年行医,身上萦绕着药香,同这禅医寮的药香不谋而合。

小和尚似乎醉倒在了这药香中,结结巴巴的道一声。“大姐姐叫什么名字?”

云梦抿唇一笑,轻声道一字“云。”

小和尚在心底默念几声,深深地记住这个名字。

云梦只道是小和尚不搭理她,便自顾自哼起来自己改编的句子。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云梦姑娘。”

小和尚瘪了瘪嘴,只道句莫要乱改,被主持师父听到要挨罚的。

云梦笑嘻嘻的道天澜大师父向来慈悲为怀,怎会责罚于她。

再后来。

小和尚已经快要长成大和尚了,心里一直都记着那位云姑娘。

而云梦呢,也是每天都来禅医寮,不管有没有事情,都来找小和尚玩闹。

不知不觉,三年已过。

小和尚气红了眼,技能比情绪还快便使了出来,那是小和尚第一次对云梦动手。

云梦低眸看到自己脚下的光圈,将她禁锢在其中。

眸中已闪泪光,哽咽道。“算了吧…你困不住我的。”

小和尚抹了抹眼泪,眼巴巴的看着她。手里还拽着她的袖子。

“你等我长大好不好……”

“我一定会还俗娶你的!”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走了?”

小和尚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云梦撇了撇嘴,无声的把小和尚抱进怀里。

可是……对不起了啊。我等不到你长大了。

“小和尚,对不起啊,我必须要走了。”

云梦见禅医寮外那一角仆人粉色,便知道是来催了。

小和尚执拗的拽着她的袖子,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轻轻拖走,震碎光圈,轻踏莲步,缓慢而坚定的离去。

只是再后来,小和尚已经长成了大和尚。

修为大成,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会哭闹的小和尚了。

只身一人前往金陵会香帅,见识过金陵的繁荣,江南的烟雨,华山的寒雪,暗香的幽静,蝙蝠岛的血腥。

只是没有去云梦罢了。

他心里到底还是在意那个蓝衣蹁跹的女子,只是……已经嫁为人妇了啊。

终于到可以平息一段是非得时候,他累了很久的心终于放松,得以在金陵闲逛,听路人偶尔提到他的名字。

终于在金陵的长乐巷,他看到了当年步步生莲的云梦。

只是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同她十分亲热。旁边站着的,是一名目光宠溺的男子。

和尚到底还是走了。

久别经年。

只是再也没了一名女子在他耳边念着——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云梦姑娘。”

超大声bb bushi

我爱她!!

我的温儿超可爱!!!

家园系统相关。

文章虚构。正文如下。

我是一个加点只加美的富云梦,就是大家都想拥有的富婆本人。身为一个全区皆知的富婆:

金色雪景房,不喜欢,大家都稀罕,买!

七千五百元宝唐式房子,我还是很喜欢一百五十万铜币的茅屋,大家很喜欢,买!

家具一系列的东西,买!

买完自然是要安装家具,欢乐喜滋滋的将房子盖上去,才后知后觉干了什么——唉我菜地咋不见了?

一阵忙活把房子挪开……好的,我的菜地就是不见了。论脏话的自我修养。

这种事情当然是交给我的专属客服啦,今天怎么这么敷衍,说马上处理然而并没有。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阿。

勉强原谅了一下菜地的疏忽,再把家具安装好,回头再一看家具飞天了。双人池子在天上还漏水。

怀着微笑再次通知客服,知道今天是改不过来了。

听说要邀请侠士,看了看能邀请的列表——妈呀扫地僧蔡居诚!

怀着激动的心情跑去找扫地僧,被秒了之后躺在冰凉的江南土地上怀疑富婆人生。

我二十万血你怎么就说秒就秒???

好,我去找蔡居诚,惹不起。

等到了中原,人少,等人打完蔡居诚,立刻上去绑架蔡居诚。

足足耗了我五六分钟,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有人奶蔡蔡。论脏话的自我修养。

满心欢喜的将蔡居诚像拖家具一样拖出来放在自己的卧室里。

万千灯火亦不如他。

我看了看,家园并没有熄灯的开关,认命就这么光亮亮的交互床的动作。

结束一天的复杂心情,数了数钱,最后看了一眼蔡居诚——

“晚安,蔡蔡。”


家园系统相关

参与楚留香手游家园系统征文于是来报道。

区拟人。

茅舍槿篱知道要开启家园,还是从卧石漱雪口中得来的。卧石漱雪素来就爱妆点自己,出来的时装,试问哪一套卧石漱雪没有?

当卧石漱雪兴高采烈的来跟他安排住宿计划,顿时一拍大腿。“哎呀,我都忘记了你家还有个荷塘小朋友。我还说你和野渡横舟住一块呢!”

茅舍槿篱笑意不减。只是觉得若是卧石漱雪能够一同邻里,想必是会十分有趣的。

卧石漱雪什么毛病他还不知道吗?只是大家都闷在山外云,年纪都不小了,早就没了年轻人的血气方刚,偶尔有卧石漱雪这样的直肠子来调和一下气氛,也是不错的。

茅舍槿篱又想起荷塘月夜小的时候除了他,最是喜欢卧石漱雪。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卧石漱雪喜欢他和野渡横舟组一块,就气呼呼的不再欢喜卧石漱雪。

直到家园系统上线能买地皮的那天晚上,茅舍槿篱迅速买了地皮得意洋洋的买了七千五百元宝的房子和好看的侧室。

就看到卧石漱雪刚好在他旁边扎窝,而他左边又正好是野渡横舟。

他就预感未来的日子不会过得不好了。

茅舍槿篱买的是临水的那个地皮,看着舒心。有着茅舍自己喜欢的理由。然后被卧石漱雪嘲讽小心得风湿,又跟着一起买一样子的。

房里的梳妆台是卧石漱雪最喜欢的地方,时不时就串门就能够看见卧石漱雪对镜点唇妆。

房子里沐浴和双人床则是茅舍槿篱最喜欢的地方,能够轻松结束一天的辛劳,抱紧身边的荷塘月夜,轻道一声——

“晚安。”